<bdo id="qoooq"><noscript id="qoooq"></noscript></bdo>
<blockquote id="qoooq"><center id="qoooq"></center></blockquote>
  • <table id="qoooq"></table>
    <blockquote id="qoooq"><center id="qoooq"></center></blockquote>
  • 什么是世界發展的主流?這個組織給出了答案
    2022-09-19 16:45
    來源: 玉淵譚天
    人工智能朗讀:

    什么是世界發展的主流?這個組織給出了答案

    當地時間9月16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撒馬爾罕國際會議中心出席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二十二次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

    講話中,習近平主席高屋建瓴地提到了當前世界面臨的挑戰:

    世紀疫情陰霾未散,局部沖突硝煙又起,冷戰思維和集團政治回潮,單邊主義、保護主義抬頭,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和平赤字、發展赤字、信任赤字、治理赤字有增無減,人類社會正站在十字路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動蕩變革期,探索出適應新形勢的方案,是絕大多數向往和平與發展國家的強烈愿望。

    這一方案,習近平主席在這場會上說清了。

    縱觀習近平主席在上合峰會的10次講話,有一個詞一以貫之——“上海精神”。

    本次峰會上,習近平主席再次提到:

    “上海精神”是上海合作組織發展壯大的生命力所在,更是上海合作組織必須長期堅持的根本遵循。

    “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的“上海精神”,為解決國際合作中國與國之間的多樣性、差異性問題提供了良方?!吧虾>瘛?,是上合組織不斷發展的密碼,也是上合組織生命力、吸引力的根源所在。

    要知道,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許多國際組織無法很好地應對新形勢新問題,無法針對現有問題作出快速反應調整,導致一些國家甚至出現“退群”的情況。

    上合組織的情況,恰恰相反。

    擴員,是此次上合峰會的核心議題之一。

    撒馬爾罕,永恒之城大門

    習近平主席也在峰會上表示:

    中方支持積極穩妥做好擴員工作,推進接收伊朗為成員國進程,啟動白俄羅斯加入程序,吸收巴林、馬爾代夫、阿聯酋、科威特、緬甸為對話伙伴,給予有關申請國相應法律地位。

    會議簽署了關于伊朗加入上合組織義務的備忘錄。之后,伊朗將按規定履行相關義務,完成正式加入程序。

    在會見伊朗總統萊希時,習近平主席還專門祝賀伊方即將成為上海合作組織正式成員。

    伊朗的加入,對于上合組織來說,不只是成員國數量的增加。這從本屆峰會上通過的一份維護國際能源安全的聲明,就能看出。

    當下,俄烏沖突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使全球同時面臨石油、天然氣和電力三重能源危機。

    不久前,國際能源署發出警告稱,這場能源危機比上世紀70年代末的石油危機嚴重得多,而且很可能會持續更久。

    要知道,那場石油危機嚴重打擊了世界經濟,并引發了拉美債務危機等后續一系列的經濟危機。

    能源合作,本就是上合組織合作的重點領域?,F在,伊朗的加入,將為上合組織解決能源安全問題注入新的動能。

    清華大學能源環境經濟研究所的研究數據顯示,上合組織覆蓋了全世界44%的天然氣儲量、30%的天然氣產量、30%的煉油能力,以及25%的石油儲量與產量。

    與此同時,上合組織成員國中,中國和印度,是全球第一、第三大石油進口國。

    從長遠的角度來看,擁有相對完備的能源生產、消費鏈條的上合組織,可以建立區域性的石油、天然氣市場,在穩定國際能源價格的同時,也將重塑全球能源格局,保障各成員國的能源安全。

    議題影響力增強背后,是上合組織積極應對安全挑戰,為地區穩定發揮更大作用的意識與行動。

    正如習近平主席在峰會上提到的:

    推動本組織發展擴員、發揮本組織積極影響,將為維護亞歐大陸以及世界持久和平和共同繁榮注入正能量、創造新活力。

    一個細節,值得注意——習近平主席在上合峰會上的講話中首次提出“亞歐大陸”概念,而且五次使用。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能源戰略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王鵬告訴譚主,“亞歐”與“歐亞”所指地理范疇大抵相同,但政治意蘊有微妙區別,即“亞歐”更能體現出亞洲的主體性。畢竟上合組織目前8個正式成員國中,有7個都是典型的亞洲國家,俄羅斯國土的大部分也在亞洲。

    自己的命運自己主導,這種精神,上合組織,一以貫之。

    冷戰結束后,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所處的中亞地區,成了地緣政治的“真空地帶”,美國及其主導的北約等多方勢力,紛紛覬覦中亞。

    那時,外國學者對于中亞地區有兩個論斷——破碎帶和動蕩弧線。前者是冷戰導致的后果,后者則是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三股勢力”禍亂地區的體現。

    面對這樣的局面,中亞國家選擇自己主導自己的命運,通過合作的方式,來維護自身安全與地區安全。

    1996年,中、俄、哈、吉、塔在開展邊境事務談判的基礎上建立了“上海五國”機制。2001年,烏茲別克斯坦以平等成員國身份加入這一機制。在此基礎上,上合組織成立。

    上合組織,在世界上最早提出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的目標,并逐漸在這一過程中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機制。

    而就在上合組織成立前后,美國把反恐同全球擴張相結合,把打擊和消滅當前敵對勢力同遏制長遠、潛在的大國競爭對手相結合,推行所謂的“大中東計劃”,遏制亞歐大陸國家。

    在這一戰略的指導下,美國對這些地區進行了大規模軍事干預以及“民主改造”的滲透。

    從中亞地區的發展歷程來看,盡管有外部勢力妄圖控制與滲透,但中亞地區保持基本穩定。這其中,上合組織的作用,不言而喻。

    伊朗加入上合組織后,上合組織對地區安全的穩定作用,將會更加凸顯——去年,美軍倉皇逃離喀布爾后,阿富汗變局引發新亂象,地區極端主義勢力趁機回潮。

    阿富汗的鄰國中,只有土庫曼斯坦和伊朗不是上合組織成員國——前者是永久中立國,經常以主席國客人的身份出席上合峰會。

    現在,伊朗的加入,可以促進各成員國更好地在反恐方面進行信息共享和跨境合作,有利于上合組織形成反恐合力,構筑起守護地區和平安寧的銅墻鐵壁。

    上合組織,一直在通過合作與發展,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

    對于上合組織來說,擴員,容納的是更加廣泛和深遠的地區和平穩定與安全。

    這種生命力與吸引力的來源,正是“上海精神”。

    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王文起告訴譚主,自就任國家主席以來,習近平主席出席歷次上合組織峰會并發表重要講話,主張根據形勢變化和組織發展不斷賦予“上海精神”新的時代內涵。

    此次擴員,并不是上合組織第一輪擴員。

    在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后第三次參加上合峰會時,就提到了上合組織首次擴員進程:

    啟動接收印度、巴基斯坦為新成員的程序;

    歡迎白俄羅斯成為本組織觀察員國;

    歡迎阿塞拜疆、亞美尼亞、柬埔寨、尼泊爾成為對話伙伴國。

    這輪擴員,是上合組織發展的關鍵節點——擴員后,上合組織成為包含人口最多、覆蓋面積最大的區域性國際組織。

    但同時,上合組織成員國的國情、文化、發展階段等均存在差異。印巴兩國的加入,讓這種差異變得更加明顯。

    如何找尋成員國之間的相處方式,如何找尋各成員國之間合作的最大公約數,習近平作為國家主席首次參加上合峰會前后就給出了認識論和方法論。

    知者行之始。

    2013年,在參加上合峰會前不久,習近平主席在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發表重要演講,提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第二年的上合峰會上,習近平主席就將命運共同體理念作為引領上合組織發展方向的主線。

    命運共同體,是上合組織成員國發展的思想指南。

    2014年,世界經濟面臨動力不足的困境,上合組織成員國合作意愿增強,習近平主席在上合峰會提出,要樹立同舟共濟、榮辱與共的命運共同體、利益共同體意識;

    2015年,地區熱點問題頻發,恐怖襲擊、難民問題并存,習近平主席在上合峰會提出,要打造本地區命運共同體;

    2016年,敘利亞逐漸成為大國政治深度博弈的犧牲品,中東亂局險象環生,習近平主席在上合峰會提出,要打造安危共擔的命運共同體;

    2017年,逆全球化思潮涌動,全球治理體系遭受沖擊,習近平主席在上合峰會提出,要構建平等相待、守望相助、休戚與共、安危共擔的命運共同體。

    與時俱進的命運共同體理念,始終傳遞的是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精神內涵。

    在印巴兩國正式加入后,習近平主席還專門提出要構建上合組織命運共同體的重大倡議。

    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所長孫壯志告訴譚主,擴容給上合組織內部協調帶來更大空間,習近平主席提出構建上合組織命運共同體,目的就是要確保擴員后的上合組織繼續保持良好發展勢頭,保持正確的政治方向,保持可持續發展。

    命運共同體理念,超越了上合組織成員國間發展模式的差異,為上合組織成員國共同發展提供了思想指引。

    行者知之成。

    如何找尋成員國合作的最大公約數,習近平主席,也給出了行動指南。

    2013年,在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6個月后,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重要演講,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倡議。

    2013年,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重要演講,提及了古絲綢之路上的古城阿拉木圖的冼星海大道

    同年10月,習近平主席在出訪東南亞期間又提出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由此共同構成“一帶一路”重大倡議。

    “一帶一路”倡議,為上合組織成員國開拓出一條通向共同繁榮的機遇之路。

    上合組織成員國,都通過“一帶一路”倡議,找到了彼此間更多的連接點和發展的共同語言。

    “一帶一路”倡議,有6條經濟走廊。

    在上合組織第一輪擴員之前,中蒙俄經濟走廊,連接起中國、蒙古、俄羅斯;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連接起中國、烏茲別克斯坦、俄羅斯。

    第一輪擴員之后,中國和印度的連接,通過孟中印緬經濟走廊,變得更加緊密;連接中國和巴基斯坦的中巴經濟走廊,也連接得更加緊密。

    伊朗加入后,可以通過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連接中國、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土庫曼斯坦。

    首班中哈(連云港)物流基地的中歐班列緩緩駛出鐵路專用線,標志著中哈(連云港)物流基地中歐班列正式開通

    此次峰會上,習近平主席也提出:

    繼續加強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同各國發展戰略和地區合作倡議對接,拓展小多邊和次區域合作,打造更多合作增長點。

    峰會召開前不久,第二屆上合組織經濟論壇在烏茲別克斯坦塔什干市舉辦。會上,中方代表公布了一組數據:

    2021年,中國與各成員國貿易額達3431億美元,是2001年上合組織成立之初的28倍。

    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與“一帶一路”倡議的相遇,成就了歷史與現實的輝映,實現了上合組織安全與發展的雙輪驅動。上合組織,不僅在分享機遇,同時,也在創造機遇。

    什么是世界發展的主流,上合組織已經用擴員給出了答案。

    這次峰會召開前,又有10個國家想要申請加入上合組織。

    與此同時,又有一些聲音把上合組織與北約作比較。但上合組織是一個開放包容的安全合作組織,不是封閉式的軍事同盟。

    土耳其總統首次參加上合峰會,就是最好的明證——土耳其,是北約國家,上合組織,并不針對任何第三方。

    將其與北約對比,只能體現出對比者眼界的狹隘與思想的桎梏。

    覆蓋面積占全球陸地面積約四分之一、GDP總量占全球GDP總量約四分之一、人口總數占世界人口近一半的上合組織,一直發出的,是平等與合作的聲音。

    這,才是真正的大勢。

    [編輯:朱語嫣]
    亚洲精品在家
    <bdo id="qoooq"><noscript id="qoooq"></noscript></bdo>
    <blockquote id="qoooq"><center id="qoooq"></center></blockquote>
  • <table id="qoooq"></table>
    <blockquote id="qoooq"><center id="qoooq"></center></blockquote>